榆中门户社区

查看: 394|回复: 0
收起左侧

榆中朱家湾唐代石棺墓葬访记,高昌国王故居今何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2 15: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加入榆中门户社区社区大家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朱家湾位于兰州市榆中县,地处兰州东南,属丝绸古道,风景秀丽。20世纪七十年代,在朱家湾发现了唐代石棺墓葬遗址,它是甘肃迄今发现的唯一一处以山为陵的唐代贵族墓葬。唐代石棺的出土,为研究唐代政治、经济、文化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同时引出了榆中籍国王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通过考证,朱家湾村与高昌国渊源颇深,它是高昌国几代麴氏国王的故里。高昌是唐代古丝绸之路的重镇,是古西域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地之一,是连接中原中亚、欧洲的枢纽。

  作为高昌国王故里,朱家湾被认定为是榆中县唯一出过国王的地方。朱家湾及其唐代石棺墓葬因此对研究高昌国历史,以及榆中历史文化都有着重要的价值和意义,而这对我们也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初秋时分,我们一行人来到这个美丽、热情的村庄,实地了解和发掘曾经埋藏在这里的历史文化遗迹。

  朱家湾后山有一山沟称范家沟,有一处半山窑洞,荒草杂生,无路可上,那里隐藏着唐代石棺的遗址。伴着一丝丝初秋的微风,我们来到这里。我们想从这里寻找那段辉煌的历史。

  山是荒山,草是野草,需要我们探寻前行,踏出一条小道。我们捡起手指粗细的树枝作拐杖,左右撩拨,搜寻上山的路径。爬过几处几乎垂直的山隘,我们终于来到一个沧桑又不起眼的山坡前。山坡很陡峭,灌木密布,杂草丛生,山坡和直立的峭壁交界处隐隐看到一些破损的拱形墙壁,那就是古墓的遗迹了。

  我们艰难地拨开荆棘和树枝,攀缘而上,花了好大气力,才爬到了墓室残壁的洞口。洞口附近长满了树木和杂草,黄土色砖瓦一层层堆砌成拱形,散落在地的土块和瓦砾成了唯一的装点,这就是1972年村民发现的唐代券顶单室石棺墓所在处。

  据榆中县博物馆资料记载,朱家湾唐代古墓墓葬南北朝向,内有石棺一具,四面分别雕刻有浮雕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石棺内还有木棺一具,棺内有女性骨骸1具,棺外有《故交河郡夫人慕容氏墓志铭》一面。石棺墓及碑文的发现,弥补了兰州唐代地下文物的空白,在学术研究和地方史志研究上都有重要意义。

  据残缺不全的墓志铭可知,这座石棺墓葬的主人是唐代高昌王麴文泰后裔麴崇裕的夫人,即交河郡夫人慕容仪。慕容氏属鲜卑族,原籍在河北省昌黎县,后来嫁给高昌国的皇亲国戚。据记载,某年的八月初一,墓主人因为火灾溺水死于金城。按照皇族丧葬规制和汉文代礼仪,用3个多月雕刻了石棺,将墓地选择在麴氏祖籍地榆中,于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安葬于榆中兴隆山下的朱家湾村。

  高昌国在今天的新疆吐鲁番一带,因筑高昌垒用以屯田,而得名“高昌”。史料记载,北魏宣武帝二年(公元501年),国人杀死国君马儒,推举榆中人麴(音“曲”)嘉为高昌王。高昌国融合内地与西域各民族宗教,风气浓厚,尤以佛教最为推崇。贞观二年(628年),玄奘西行经过高昌国,国王麴文泰曾诚意挽留其为相国,临行时更赠金银、骏马、随从等,后令佛寺塑像以玄奘为式,开传汉传佛教方脸大耳、慈眉善目之形态。透过该史料,仍可窥视一二昔日高昌国景象,虽偏据一隅,国小势微,但一度繁荣富足、文化昌盛,高昌国和其国王更为佛教在我国的广泛传播起到了促进作用。

  高昌国麴氏贵族经过10代国王,立国139年后,随着与中原关系的迅速恶化,贞观十四年(公元640年),最后一位国王麴智盛受降归唐,宣告高昌国灭亡。他的弟弟麴智湛为右武卫中郎将、天山县公。公元690年,麴智湛的儿子麴崇裕被授为左武卫大将军、交河郡王,虽官阶为二品,但很受武则天宠信,仍然享受皇族待遇,他的夫人墓主人慕容仪也享受皇族待遇,被安置于金城郡(今兰州),同样受到贵族阶层的尊荣。

  墓主交河郡夫人本为南北燕时期称帝的慕容氏后代,名门望族,她与高昌国皇亲国戚的结合,既是当时北方少数民族政权与汉族政权的和亲风俗,也是兰州榆中地区民族大融合,以及文化碰撞的历史过程。赞誉极美的墓志铭,特殊的石棺安葬、高敞的墓室,精美的陪葬品等,这些礼俗规格都说明墓主人身份的不同一般。自古以来,人到暮年或逝世之时,不论官爵高低、路途远近,都要讲究认祖归宗。而交河郡夫人的石棺经过千里颠簸,将墓葬建在高昌国王的故居朱家湾,便是落叶归根、魂归故里的有力佐证。

  如今,石棺墓葬静默的躺在朱家湾的后山之中,无人问津,面对残砖断壁,谁能想到,这里会是高昌几代麴氏国王的故里?江河仍旧,繁华何在?高昌王王妃连同高昌国的辉煌岁月,只留叹息相伴,冷清相依。面对尘土堆积的墓葬、残缺不全的文物,我们该如何拾起这里曾经的荣耀,让它不再遗落荒野?这是一个现实而又迫切的问题。

  也许,对朱家湾唐代石棺墓葬来说,文物保护是首要的,圈定遗址、做好修缮、定期维护和清理等,这些工作既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我们对历史的负责。

  同时,朱家湾唐代石棺墓葬也有重要的旅游经济价值。凭借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条件,朱家湾可以大胆借鉴周边分豁岔村“美丽乡村”建设的做法,因地制宜,充分开发唐代石棺、宋金古墓等本土旅游文化资源,为当地经济发展提供巨大助力。

  我们期待高昌国王故居能够在文物保护和经济开发的平衡中重放异彩。

  朱家湾作为一块风水宝地,是宋金时期吐番、西夏、金、汉、蒙民族大融合的地方之一。当地1990发掘的宋金雕砖古墓就是历史的见证,它是兰州市迄今为止保存最为完善的宋金雕砖古墓,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

  宋金雕砖古墓和唐代石棺一起构成了朱家湾悠久历史文化的双璧,成为历史文化的特殊见证。

  谈到古墓的发现,当地农民张自成很是健谈,他说,1990年开拖拉机从自家门外经过时,压开了地面一个小洞,顺着小洞挖掘发现了这个古墓。

  据资料显示,墓室由青砖砌成,条砖封墙,方砖铺地,顶部八角穹形,用青砖层层叠压而上,最顶端用一块八角砖封顶。追溯到12世纪的朱家湾,当时金人统治了榆中80年,和平无战事,大约就是那个时代,一对金人贵族葬于兴隆山下朱家湾。该金墓占地面积8平方米,属单式砖雕墓,为夫妻合葬。墓室四壁砖雕仿木建筑,设有8幅行孝图,如孟宗哭竹、王祥卧冰、董永行孝等。

  钱斌先生认为“孟宗哭竹”雕刻得最为精美传神,他说:“一株翠竹从左下弧形边长出,用刀简洁明快,线条细腻流畅,竹根旁数根竹笋的表现手法更为简洁粗犷。孟宗跪在竹前弃篮掩面而哭,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态,在神工鬼斧的刀工之下,雕刻得惟妙惟肖,呼之欲出。”墓内砖雕艺术性极高,保存完好,这对研究榆中乃至兰州地区宋金时期社会、人文、经济和人们的生活状况具有极其重要的参考价值。

  宋金时期贵族砖雕墓的发掘,呈现出朱家湾村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它也将成为朱家湾独特厚重的旅游资源。

  兰州大学校园记者 黄淑君 刘继衡 指导教师 李晓灵 张维民 王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百度统计|榆中县新闻网-东城榆中新区榆中县生活资讯信息服务平台- 栖云网 ( 京ICP备14045351号-2 )

免责声明:所有内容仅代表发表者个人观点,与《榆中论坛 - 榆中地区综合性门户社区》立场无关,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注:《榆中论坛 - 榆中地区综合性门户社区》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客服删除。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0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