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云网-百科知识大全

搜索

2018-10-18 14:32| 发布者: 栖云网| 查看: 776| 评论: 0

揭秘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武松武二郎的求死之路

栖云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二郎武松是个英雄,那是梁山上响当当的人物,赤手空拳打死老虎,名扬天下。不过也因为这只老虎,让武松九死一生,差点走上不归路,甚至后来大开杀戒:
其一,怒不可遏,杀奸夫淫妇,其实也是求死。武松得知兄长毙命,火冒三丈,在告状无门的情况下,用刀杀死潘金莲,后来又在狮子头斗杀西门庆。什么社会都是杀人偿命,尽管武松是为了兄长报仇,但这都是私斗。一旦追究,必死无疑。索性遇到府尹把这招藁卷宗都改得轻了,申去省院详审议罪。救了武松的性命:“据王婆生情造意,哄诱通奸,立主谋故武大性命,唆使本妇下药,毒死亲夫,又令本妇赶逐武松,不容祭祀亲兄,以致杀伤人命。唆令男女,故失人伦,拟合凌迟处死。据武松虽系报兄之仇,斗杀西门庆奸夫人命,亦则自首,难以释免。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外。奸夫淫妇,虽该重罪,已死勿论。其余一干人犯,释放宁家。文书到日,即便施行。”
其二,住宿十字坡,也求一死。十字坡是什么所在,原是孙二娘开黑店的地方,一般人躲避还来不及,哪里还要亲自去上刀山火海去闯一闯。早望见一个酒店。门前窗槛边,坐着一个妇人,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钚,鬓边插着些野花。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
下面紧一条鲜红生绢裙,搽一脸胭脂铅粉,敞开胸脯,露出桃红纱主腰,分明是个阎王殿鬼门关。武松道:“我从来走江湖上,多听得人说道:‘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其三,到了孟州监狱,分明求死。武松道:“你到来发话,指望老爷送人情与你。半文也没!我精拳头有一双相送!金银有些,留了自买酒吃。看你怎地奈何我!没地里倒把我发回阳谷县去不成?”那差拨大怒去了。又有众囚徒走拢来说道:“好汉,你和他强了,少间苦也!他如今去和管营相公说了,必然害你性命。”武松道:“不怕。随他怎么奈何我,文来文对,武来武对。”正在那里说言未了,只见三四个人来单身房里叫唤:“新到囚人武松。”武松应道:“老爷在这里,又不走了,大呼小喝做什么?”哪有犯人敢如此猖狂的。
其四,见到管营的问话,只求早死。只见管营道:“新到囚徒武松,你路上途中曾害甚病来?”武松道:“我于路不曾害,酒也吃的,肉也吃的,饭也吃得,路也走得。”管营道:“这厮是途中得病到这里。我看他面皮才好,且寄下他这顿杀成棒。”两边行杖的军汉,低低对武松道:“你快说病,这是相公将就你。你快只推曾害便了。”武松道:“不曾害,不曾害!打了倒干净。我不要留这一顿寄库棒,寄下倒是钩肠债,几时得了!”两边看的人都笑。管营也笑道:“想是这汉子多管害热病了,不曾得汗,故出狂言。不要听他,且把去禁在单向房里。”
其五,与蒋门神斗法,并无胜算。施恩说:那厮姓蒋名忠,有九尺来长身材。因此江湖上起他一个诨名,叫做蒋门神。那厮不说长大,原来有一身好本事,使得好枪棒,拽拳飞脚,相扑为最。身夸大言道:‘三年上太山争交,不曾有对。普天之下,没我一般的了。”武松听后,醉酒来斗蒋门神。武松抢过林子背后,见一个金刚来大汉,披着一领白布衫,撒开一把交椅,拿着蝇拂子,坐在绿槐树下乘凉。武松看那人时,却是非常凶恶:形容丑恶,相貌萧疏。一身紫内横生,几道青筋暴起。黄髯斜起,唇边扑地蝉蛾;怪眼圆睁,眉目对悬星象。坐下狰狞如猛虎,行时仿佛似门神。
其六,血溅鸳鸯楼,哪里会想着能活着出去。武松赶入去,一刀先剁下头来。蒋门神有力,挣得起来。武松左脚早起,翻筋斗踢一脚,按住也割了头。转身来,把张都监也割了头。见卓子上有酒有肉。武松拿起酒钟子,一饮而尽。连吃了三四钟,便去死尸身上割下一片衣襟来,蘸着血,去白粉壁上大写下八字道:“杀人者打虎武松也!”……夫人问道:“楼上怎地大惊小怪?”武松抢到房前。夫人见条大汉入来,兀自问道:“是谁?”武松的刀上飞起,劈面门剁着,倒在房前声唤。武松按住,将去割时,刀切头不入。武松心疑,就月光下看那刀时,已自都砍缺了。武松道:“可知割不下头来。”便抽身去后门外,去拿取朴刀,丢了缺刀,复翻身再入楼下来。只见灯明,前番那个唱曲儿的养娘玉兰,引着两个小的,把灯照见夫人被杀死在地下,方才叫得一声:“苦也!”武松握着朴刀,向玉兰心窝里搠着。两个小的亦被武松搠死。一朴刀一个,结果了。走出中堂,把拴拴了前门。又入来寻着两三个妇女,也都搠死了在房里。武松道:“我方才心满意足。”
这就是武松的一心求死之路,为何会如此?
其一,小时候受尽屈辱,一心图强,发誓要打败所有恃强凌弱的人。武松让张青救起押送自己的解差,说道:“武松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汉。这两个公人於我分上只是小心,一路上伏侍我来,我若害了他,天理也不容我。你若敬爱我时,便与我救起他两个来,不可害他。”
其二,兄长一死,无所依傍。武大郎虽然怯懦,也是自己的至亲骨肉,见大哥一死,气愤填膺,只求报仇,哪记个人生死。都头回转身来,看见那人,扑翻身便拜。那人原来不是别人,正是武松的嫡亲哥哥武大郎。武松拜罢,说道:“一年有余,不见哥哥,如何却在这里?”武大道:“二哥,你去了许多时,如何不寄封书来与我?我又怨你,又想你!”武松道:“哥哥如何是怨我想我?”武大道:“我怨你时,当初你在清河县里,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如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随衙听候。不曾有一个月净办,常教我受苦。这个便是怨你处。想你时,我近来取得一个老小,清河县人,不怯气都来相欺负,没人做主。你在家时,谁敢来放个屁。我如今在那里安不得身,只得搬来这里赁房居住。因此便是想你处。”兄长在世,总是哭来也感觉到日子的香甜。
其三,不知道路在何方。武松本是个孝悌的人,学好文武艺,报效帝王家。虽然武松不是读书人,但是性格忠厚,对兄长,对宋江,对孙二娘夫妇,对自己身边的好友莫不如此。只要是对自己好的人,甚至还想着为国出力,甚至娶妻生子。比如在张都监府上,对玉兰还有所牵挂。但当看到张府所有人都对自己充满仇恨时,才杀机四起。最后武松不知道前途在何处,因此才毫无畏惧地面对死亡。
栖云网文章,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收藏 邀请

最新文章

热门内容

历史

饮食

推荐

QQ|手机版|栖云网-百科知识大全 ( 京ICP备14045351号-2 )

免责声明:栖云网登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具体请咨询相关专业人士。